今天是:
 
你的位置: 首页 > 客家人文 > 【民间故事】李二何的故事
【民间故事】李二何的故事
2016-03-09 09:55:45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分享到:   

 李二何,字士淳,嘉应松口人。据说,他父亲在外地为官,结识同乡饶员外。饶经商,两人往来甚密。某年中秋,饶员外请李父母到其家赏月,当时适双方夫人均已怀孕,席间饶员外提出指腹为婚,李欣然同意。不久二何饶小姐相继出生,这事除双方夫妻知道之外,别无他人知晓。

 数年后,二何父亲病逝,其母乃带二何回到松口。再过几年,饶员外歇业后,也携眷回乡。二何有个叔父是松口有名的裁缝师。二何十五六岁时,其母亲亦病逝,临终时,私下将指腹为婚之事告知其叔父。二何自从母亲去世后,无法再读书,且生活无着,只好跟叔父学做裁缝为生。

 再过数年,二何已十八岁了。一日,饶小姐将出嫁。饶员外请其叔父到家做嫁装。饶小姐与丫环梅香不时到厅堂来看做嫁衣。二何见饶小姐到来,总是和颜悦色,彬彬有礼。饶小姐见二何一表人才,可惜是个裁缝,甚表同情。

 某日,其叔父在做新郎的衣服时,失口说,老侄,可惜你没有福份,否则这件衣裳是你穿的。二何听后,觉得奇怪,乃追问其叔是何意思。其叔父不答。是晚回家后,二何再三追问。不得已其叔父将指腹为婚之事告知二何。

 次日到饶家,饶小姐又来看做嫁装,只见二何低头不语,不比往日和颜悦色,心想,莫非做错了事,被其叔父骂了。因此,不便再到花厅去,只好在花窗背偷看。饶夫人经过花窗,见饶小姐在此呆立,上前拍其女儿背,你在此看什么?饶小姐说,往日我去厅堂看做嫁装,那小师傅总是欢欢喜喜,今日却愁眉苦脸,不知是何缘故。饶夫人说,看他做什么,这小子就是没有福气的人,说完,拉饶小姐回到房中。饶小姐觉得母亲话中有因,乃再三追问。饶夫人认为女儿行将出嫁,生米已煮成熟饭,说出无妨,就将指腹为婚之事告诉她。自此之后,饶小姐再也不去看做嫁装了,每日房中,思前想后,认为父母这样做事未免不讲道义,嫌贫爱富,另一方面想二何一表人才,今日遭遇,实属不幸。我与他已有婚约在先,哪能跟着父母做这亏心事,乃下定决心要嫁二何!

 婚期将至,那天晚上,饶员外请他师徒二人在家吃晚饭。席前,饶小姐写了一封信,叫梅香送给二何。二何见信中说:“某日是我出嫁之期,你提早叫顶平轿前来娶亲,不可有误。晚饭后,你在此洗澡后方可回家。二何见信后,又惊又喜,喜的是难得小姐有情有义,不嫌我贫寒,惊的是,自己身无分文,怎办喜事。晚饭时,饶小姐乘机偷偷地提水桶到浴室,并把自己的私房钱一百两银放在桶底。二何吃完饭到浴室洗澡,刚洗完,只见桶底下有一百两银子,喜出望外,想必是饶小姐所赠。回到家中,二何将此事告知其叔。其叔父亦甚欢喜,乃与二何商量,决定按照饶小姐信中所说去办。

 饶小姐出嫁之日,二何叔父交带二何,你看饶家另有新娘轿到时,你们即先入堂中去请饶小姐上轿。果然,不多时,听得锣鼓喧天,新娘彩轿到来,停放在饶家门口,二何迎亲轿急急忙忙走入饶府厅堂,请饶小姐上轿。这边迎亲的也请饶小姐上轿,一时厅堂中热闹非常。饶员外夫妇听见厅堂中喧闹,出来看到这种情况,十分焦急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,饶小姐由房中出来,并未穿上新装。饶员外夫妇见状,叫女儿速去换衣,饶小姐心中有数,说今日来了二阵迎亲的,只怪父母做事不当,这叫我到哪去好?饶员外想,一个是有钱有势,来的是彩轿;一个是贫寒家庭,来的是平顶轿。相信女儿必定会择有钱人家,乃对饶小姐说,现在来了二阵迎亲的,既然这样,就由你自己去决定吧!不过到哪家都好,你先去换上新装再上轿。饶小姐听后,急急冲出大门,走上平顶轿,并叫轿夫起轿速行。饶员外眼巴巴地望着女儿走了。

 这边迎亲的人,见刚才上轿的是个平常人,谅不是新娘,乃请饶员外速催新娘上轿。饶员外不知如何是好,幸得饶夫人急中生智,对饶员外说,反正亲家,新郎都没有看过女儿一眼,是黑是白哪里知道,现在就把梅香认作义女,替女儿出嫁岂不是很好。饶员外听说后,觉得有理,也只有这样了,便即叫梅香来到后堂,对她说,认义女代嫁的事,梅香初时不肯答应。饶员外夫妇再三请求,并许她将女儿的嫁妆全部给她。梅香只好答应。后来客家人说:“老婢女好过主人婆”就是指这件事。

 二何结婚后,夫妻恩爱相处。饶小姐勤俭持家,并常鼓励二何发奋图强。十年窗下,果不负饶小姐所望,二何于明万历年已酉年中解元,崇祯戊辰年中进士,授山西翼城县及曲沃县县令、未几、旨授翰林院编修,充东宫讲读(即太子的老师)。

 某年二何携眷回乡探亲,拜祖。饶员外得知,亲临李家认婿。二何念在饶小姐份上,勉强接待。二何为了处罚势利之徒,这时他正在松口建一座元魁塔,塔顶用钢铁铸成,便请饶员外完成塔顶。这塔顶要到佛山去铸。饶员外叫人先量好塔顶尺寸,然后派人往佛山定铸。这塔顶重数千斤。二何打听塔顶将到松口时,马上叫人把塔顶拆下数层,等到塔顶到时因尺寸不合作废。饶员外又将塔顶尺寸量好再去佛山定铸。二何得知,又令人把塔顶砌高一层,等到塔顶到时,又是作废。就这样铸造塔顶,不是嫌大就是嫌小,往返数次,据说,那塔顶数千斤,那时交通不便,铸塔顶的钱,加上运输费用一次,就要花数千两银子。饶员外为了讨好二何,敢怒不敢言,忍声吞气。二何预计饶员外的身家花得差不多了,最后一次才盖上塔顶。可是饶员外已为平民了。

 

 

 流传地区:梅州市各县

 搜集地点:松口镇

 搜集时间:1998年

 搜集整理:钟普光

 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  【返回顶部】        

上一篇:【非物质文化遗产】民间歌谣
下一篇:石扇镇蕉东村民俗:“三月三”相公爷来出巡
梅州市人民政府 梅县区人民政府 梅州宣传网 梅州网
中共梅州市梅县区委宣传部制作维护
备案号:粤ICP备14065967
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新城行政区 邮编:514700 邮箱:mxxcb@mxxwb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