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 
你的位置: 首页 > 客家人文 > 【千年古镇】山川多奇士 名逾七洲洋
【千年古镇】山川多奇士 名逾七洲洋
2016-09-08 10:05:27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分享到:   

 松口镇,地处梅县区东北部。松口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西晋,其时名为东畲寨,后改名梅口,南汉乾和三年(945年),始称松口镇。关于松口名字的由来,一说是因松源河从这里注入梅江而得名,另一说是松柏墟与溪口墟两地合称。松口是客家先民南迁的始居地之一,客家人出南洋的重要港口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中国唯一的移民纪念项目落户地。明末以后,翰林进士和文人学者辈出。享有文化之乡、华侨之乡、山歌之乡的美誉。

 李士淳

 李士淳,号二何,松口洋坑祥安围人,明末清初著名文史学家、教育家。万历三十七年(1609)乡试高中“解元”。万历四十七年(1619),在梅溪出口处倡建元魁塔。崇祯元年(1628)中进士,任山西翼城和曲沃县令。期间,李士淳捐俸建馆讲学,治地文风大振,被誉为“岭南夫子”。被荐贤参加殿试,召对称旨,授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编修,充东宫讲读。 崇祯十七年(1644),李自成攻陷北京,李士淳备受刑笞,后逃脱潜归故里。抗清失败后,隐居乡里,不应征召,鬻产办学,潜心著述。撰有《程乡县志》《阴那山志》《古今文范》《三柏轩集》《燕台近言》等。康熙四年(1665年)因病逝世,葬于松口晒布岗。

 【问迹寻踪】

 “万家烟火外,一塔俯中流。潭水闲闲去,江天无限秋。云深归鸟路,风紧打鱼舟。岂不蒲团恋,钟声晚寺浮。”这首五律的作者是松口人饶芙裳(1856-1940),诗中所描述的是松口元魁塔倒影下的江天美景。

 季春的一天,风和日丽,草长莺飞,记者来到松口,感受这座千年古镇的魅力。

 一柱中流砥万年奎壁光

 梅江与松江的交汇处,有一处名为“狮象把水口”的风水要地。狮象滩头的巨石上,屹立着一座古塔,这就是位于松口的元魁塔。从被称为象山的山间小径穿过,没走多远,便来到了元魁塔下。这是一座灰褐色的七级砖塔,高约40余米,周长约30余米,呈八角形,楼阁式结构,底层为方块花岗石,余层以青砖砌筑。“一枝玉笔透青天,中心波涛闹涟涟。”清雍正年间的翰林丘玖华曾作诗赞誉。

 元魁塔始建于天启三年(1623年),为李士淳倡建。李士淳在万历三十七年(1609年)乡试高中解元后,连续多次会试不中,他认为松口“山川文峰欠佳”,故倡建八角巨塔以弥补之。崇祯元年(1628年),44岁的李士淳终于高中进士,次年,砖塔完工。春风得意的李士淳把这座塔命名为“元魁塔”,并亲自撰书门联。门联至今留存,上联为:“澜向阁前回,一柱作中流之砥”,下联为:“峰呈天外秀,万年腾奎壁之光。”

 登塔而上,塔内的螺旋形石阶仅可容一人通过。七层塔顶嵌有一个铁铸宝葫芦,顶层的夹缝中顽强地环抱生长着一株百年榕树。站在塔顶鸟瞰松口大地,近处峭壁百仞,下临深渊,滔滔汩汩的梅江水绕过巨石,回澜北上,远处景物清华,粉黛苍山,尽收眼底。

 元魁塔建成后不到20年,大明王朝遭遇甲申之变,李士淳潜回故里,以图兴复明室。然满清建政,山河一统,李士淳只得隐居乡里,著书教学。晚年的李士淳多次带领学生登塔赋诗文,伤今怀古。

 隐居的李士淳没有忘记自己作为士大夫的责任,他鬻产得500金重修松江书院,在攀桂坊倡建立诚书院,亲自教学造士,培养了诸多学生,从此松口文风大振,人才辈出。家风相传,他的举人儿子李楩是著名书法家,首创岭南第一书法帖——《溪声堂法帖》,他的孙子李恒熉更是高中解元。据统计,有清一代,松口出了10多位翰林进士和诸多举人,如号称“经学博士”的吴兰修、翰林温仲和以及被称为一门三进士的饶应坤、饶轩、饶轸三父子等。书声遍于闾巷,教化流布旷野,这些苍穹文星印证了松口文教在科举时代的发达,元魁塔也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文峰塔。

 南洋古道阅尽沧桑

 下了元魁塔,沿河岸溯梅江而上,旁经磐安桥、梅东桥,就来到了承载着历史厚重的松口古镇。松口街上时空仿佛凝滞,连片的骑楼,古朴而又洋气。不远处有一个叫“火船码头”的古码头,是松口20多个码头中最大、最有代表性的一个。曾几何时,码头上千帆竞发,商旅不绝,熙来攘往的行人从这里出发,奔向蔚蓝的大海。“火船码头”和码头上的松江大酒店已得到修缮,成为海内外游客驻足流连的景点。

 南宋末年,文天祥率兵勤王,路过松口,松口男儿卓满率800子弟追随文天祥,兵败后伐木驾舟漂流到印尼加里曼丹岛定居,成为有记载的松口漂洋过海第一人。

 梅江作为韩江的最大支流,是梅州乃至整个闽粤赣边山区连接海洋的第一通道,无数的松口人为了生计,不顾政府的海禁政策,走向遥远而又陌生的南洋。多年以后,他们漂洋过海,冒险创业的水道被后人称为“南洋古道”。

 此时的元魁塔仍默默伫立梅江与松江的交汇处,俯瞰着塔下松江水上飘荡着的来往于内陆与南洋的船舫。

 爱国典型在拳拳赤子心

 松口的民间有个说法,李士淳建起元魁塔,推动松口的文风,但也成为了难以逾越的标杆,松口再也没有人在官衔上超过这位明朝吏部右侍郎的从二品。其实跳出科举功名的框框,松口的华侨在祖居地和侨居地作出许多突出的贡献,最终获得清政府的认可。张榕轩这位松口人也获得了头品顶戴的荣耀和光禄大夫的一品官衔。

 “华侨断屋唔断村”。据统计,海外松口籍华侨华人有8万多,超过了松口当地的户籍人口。松口籍的华侨分布在整个印尼群岛,马来亚半岛、泰国、新加坡等南洋地区。李九香、谢梦池、梁映堂、张榕轩、伍佐南这些人既是松口人在南洋创业成功家族的代表,也以他们的行动,影响着侨居地和祖国的历史进程。松口华侨回乡投资置业,修路办学,修建起了中国首条商办铁路潮汕铁路和被誉为华侨丰碑的梅东桥。与此同时,一些松口籍的华侨富商还暗中资助革命,为松口体育会和诸多华侨书报社等革命机构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帮助。

 1918年,孙中山莅临松口爱春楼,并为此楼题下了“博爱从吾好,宜春有此家”的楹联。孙中山此行除了探望谢逸桥、谢良牧兄弟外,还包含了对无数松口人支持辛亥革命的感谢。松口人也建起了一个镇级中山公园,来纪念这位历史伟人。在公园内,还建有为纪念热心支持民主革命的华侨梁密庵先生的密庵亭。

 今日的松口还留下了大量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和绘画,无论是庙前街的连片骑楼、火船码头上的松江大酒店,还是张榕轩故居幹荫堂,张耀轩故居洋楼,谢梦池故居荣禄第及爱春楼、梁映堂的承德楼、古秀阶的崇庆第,椰风蕉雨的印痕都是松口作为海丝重镇的历史烙印。如今,在火船码头的不远处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在此处建起了中国移民纪念广场和纪念碑,以及展示客侨历史和文化的世界客侨移民展览馆。这是目前中国唯一的移民纪念项目,是对松口作为华侨之乡中的华侨之乡的肯定与认可。

 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历尽繁华之后,松口正重新掀开寂寥的面纱,向世人展示其蕴含的深邃的历史和美好的未来。这艘海丝之路上停泊已久的巨轮,重新扬起了征帆。

 【专家视角】

 松口是有代表性的客家古镇

 记者(以下简称记):李士淳对于推动梅州文化和教育事业的发展,有什么贡献?

 刘奕宏(以下简称刘):李士淳对梅州文化的贡献,首先在保存地方历史文献上,《阴那山志》与《程乡县志》的传世,都和他的努力分不开。其次是推动了地方文化教育,倡导儒学,自己又先后创办松江书院、立诚书院等一批教育机构。第三,李士淳运用自身的社会声望和人脉关系,为地方文化的建构起到龙头作用。他与明朝遗民罗万杰、牧原和尚均有密切的交往,又曾邀请日后的大埔百侯进士萧翱材来课读子弟,李士淳家族还与攀桂坊的张、萧两大家族联姻,对以书香世家为核心的科举教育也起到推动作用。

 记:松口是一个交通枢纽和文化交流的汇合点。外来文化和思潮对于松口的文人士子的思想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?

 刘:以对外来文化的广义理解看,松口历史上作为百越之地,首先是接受了先进的中原汉文化传播,并与原生文化结合,后来受到沿海文化的影响,最后由于华侨与留学潮,受到西方海洋文化的熏陶。

 这里有梁氏松江、邓氏太乙、李氏珠公等梅州一些大姓氏族群的始祖墓,有梅溪公王庙、关圣庙、五显宫等,无不彰显出中原汉人南迁与南粤文化融合的影子,构成客家文化斑斓璀璨的色彩,使松口成为有代表性的客家古镇。

 到了近代,随着李九香、谢益卿、谢梦池、张榕轩、梁映堂、伍淼源等华商在南洋的崛起,强大的华侨经济,不但推动松口经济生活方式的转变,也促动松口人思想的革新。涌现了谢良牧、谢逸桥、温靖侯、饶一梅、梁少慎等一批出洋留学,参加辛亥革命、推翻帝制的先进分子。清末民初,这里出现了著名的松口体育会,会员成为参加黄花岗起义的重要成员。

 松口在上世纪初,就现代学堂林立,出现镇一级的报纸和中山公园,汇聚了罗清桢等文化人士在这里任教,正是外来先进文化思潮在此激荡的表现。

 记:松口出现了诸多有影响力的文人,如李士淳、吴兰修、温仲和等。他们对于我们客家人的客家意识和文化的构建上有什么地位和作用?

 刘:三人都是史学或者方志学大家,他们都有史志著作传世,保存了客家人引以为傲的文化记忆。吴兰修的《南汉纪》等南粤历史地理的著作,是对岭南历史文化的重要钩沉与阐微抉幽。而温仲和总纂《光绪嘉应州志》,对嘉应历史的梳理,更重要的贡献是通过对客家语言、风俗、族群的审视,对客家身份进行界定和明晰,以志书的方式完成族群对客家自我意识的确立。

 【逸闻轶事】

 “刘皇唤渡”

 松口风景优美,古迹名胜较多,向来有“松口八景”之说。八景分别为甘露纳凉、元魁倒影、刘皇唤渡、竹林夜雨、潭头垂钓、云桥夜月、金山远眺、宝盖晨钟。此处单表刘皇唤渡的故事。

 近代以前,松口溪南溪北的交通主要是靠渡船摆渡,南北岸边诸村皆设有渡口码头,供行旅之人使用。相传五代十国时期,南汉高祖刘公式曾屯兵与此。据吴兰修的《南汉纪》记载,南汉乾亨六年(922年),刘公式率兵侵闽,失利后退归松口,在溪南设义安围,扎营驻兵。驻兵之所称为上、中、下寨,即今的南下村和南上村。松口人为纪念刘公式,便把刘公式当时屯兵于溪南下寨的渡口称为刘皇渡。

 “刘皇唤渡”即今梅东桥侧的大榕树下。溪南、蓬辣坑、东楼坑一带的人,要赴圩买卖或办事者,多由此过渡,每逢圩日非常挤拥热闹。清朝康熙年间,渡口建有一座“候渡亭”,亭中立有一块石碑,上刻“利涉大川”四字。亭柱上有一副对联:此地合乎平伯渡,何人不喜郑公风。溪北渡口筑有一座“登岸楼”,遥遥相望,南北两岸高声唤渡,别有风光。

 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  【返回顶部】        

上一篇:石扇镇蕉东村民俗:“三月三”相公爷来出巡
下一篇:非遗田野调查传统技艺——钉砻
梅州市人民政府 梅县区人民政府 梅州宣传网 梅州网
中共梅州市梅县区委宣传部制作维护
备案号:粤ICP备14065967
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新城行政区 邮编:514700 邮箱:mxxcb@mxxwb.net